程垓唯一一首入選宋詞三百首的詞作 |寫出了最真切感人的思 |【程垓女孩】

我國古典詩詞文化史上,有許多關於思婦詩詞作品。

這些作品大多數是男性詩人和詞人創作,但能描繪出精彩紛呈詩篇。

這些作品中,詩人女性角度描寫他方丈夫思念,表達她們他們情感和內心渴望。

她們詩作充滿了喜怒哀樂,以及柔腸寸斷情感。

其中有一首經典詩作是描述著詩人獨自登上樓,望著外面青山。

當夕陽西沉時,她注意到一群向西飛行雁。

獨自下層樓,樓下蛩聲怨。

這首詞描繪了他們之間愛情悲劇,以及他們內心產生痛苦。

獨自上層樓,樓外青山遠。

望斜陽盡時,見西飛雁。

獨自下層樓,樓下蛩聲怨。

待到黃昏月上時,依舊柔腸斷。

這首詞標題是《算命者·登樓》,作者是南宋時期詞人程垓。

這首詞是程垓宋詞三百首詞作選集中唯一入選作品。

摘要:宋詞中存在著一種名為“男子作閨音”創作現象。

程垓是兩宋時期眾多詞人中一位典型男子作閨音代表。

他詞集名《書舟詞》,其中收錄了20多首閨情詞。

程垓女子口吻代言,以間接方式表達了自己故鄉和意中人雙重離感受,同時融合了自己情感表達。

改寫後內容:
然而,他閨情詞創作中,他男性化視角來描繪伊人,這使得詞中女主人公顯得有情感。

宋詞中程垓是一位風流倜儻詞人,他深深愛上了一位妓女。

雖然他們分道揚鑣,但程垓愛無法減少這位妓女思念。

作者時悽和怨天尤人情緒由此可見。

這首詞代言體和男性視角來寫,展現了作者這位妓女痴迷情。

  這首詞,遣字造句,通俗易懂,但其章法藝術獨具一格,曲盡其情。

上片起句“舊時心事,説著兩眉羞”,開門見山,説心事,披胸坎,全詞綱,以下文字由此生發,得詞家起句法。

“舊時”,此詞定下了“回憶”筆調,“記得”以下片結句,是承此筆勢,轉入回憶,並且“記得”三字領起。

作者回憶內容,是他印象、使他長留記憶中兩年事,一是遊樂,離別,前者是,後者是痛苦。

他這樣典型例子,概括了他們喜怒哀樂經歷。

他旅遊中,他記住了形式——”肩遊”,和形象——”緗裙羅襪桃花岸,衫扇杏花樓”。

因為他們是情侶一起春遊,所以筆觸輕盈細膩,感情深沈,心思,充滿了景色和聲音。

文章改寫後內容如下:

描述了離別情景,三個動作連接起來,是行走、酒醉和停留。

”作者寫離別,沒有作“執手相看淚眼”之類描述,而是選取了“行”、“醉”、“留”三個方面行動,並“幾番”加以修飾,從而揭示情侶雙方分離時心深處痛苦和依依捨。

男子要離開,他透過醉酒來逃避分離痛苦,找到解脫。

女子一方面試圖挽留他,另一方面他因為酒醉而無法離去。

《酷相思》中,作者說過:“無法停留,無法離開。

””醉”可能是無計可生時一”計”。

這些行動,是”幾次”復,其愛情執著,不言而喻了。

延伸閱讀…

程垓_百度百科

程垓唯一一首入選宋詞三百首的詞作,寫出了最真切感人的思 …

作者寫離別,僅用了九個字,能動人,且事情和情感地結合在一起,確實展現了詞人才華。

作者描寫遊樂和離別時,生動地刻畫了人物形象。

前者“緗裙”云云,通過外表情態描繪,嬌女步春形象,如活;後者主要是寫男方悽形象,而側於靈魂深處刻畫。

  上片回憶,是那、時刻回憶,於詞下片揭示作者愛情悲劇及其給予作者無可彌縫感情創傷,是必不可少,回憶,愈美,見離別之苦和怨思之深。

這詞家追求抑揚頓挫法。

  “春風”、“朝雲”,喻愛情。

然而,时光并没有持续很,那些令人怀念形象,如丝绸裙子、薄衫和轻扇,像春风一样突然消失,朝云散去,回不来了。

这个悲剧这样发生了。

作者一再说事情是,情感隐藏其中。

“天易老”以下直至煞尾,是抒發作者愛情破滅後“恨”、“”、“愁”,而行文之間,見層次。

“天易老,恨酬”,總寫愁恨這。

這句承風斷雲飛愛情悲劇而來,同時是下文抒寫總提,是承上啟下關鍵句。

“蜂兒”、“燕兒”兩句,是寫心底訴説,不為他人所理解,蜂、燕物喻人,婉轉其辭。

作者時悽和怨天尤人情緒由此可見。

延伸閱讀…

程垓- 抖音百科

程垓閨情詞論析

這種境遇,進一步增加了他內心痛苦,從而激蕩出結句“舊情懷,消不盡,休”感慨。

這個結句,既起句“舊時心事”相照應,收到結構上首尾銜接、一氣卷舒效,是它作結,迷離,含情無限,含恨,得白居易《恨歌》結句“天長地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”意,詞人舊情懷戀執著,於此得到進一步表現。

  詞人羈旅行役中故人思,人遠方他鄉,親人日夜思念,在外待得,懷念之情,故寫下此詞。

該詞寫於何年待考證。

獨自上層樓,樓外青山遠。

望斜陽盡時,見西飛雁(yàn)。

登上樓,凝視遠方,遠處青山若隱若現。

當夕陽即墜落時,我能看到鴻雁飛來傳遞消息。

太陽消失:直到後一絲餘暉完全消失。

遠方雁群:從西方飛回大雁。

走下樓梯,樓下傳來蟬聲怨嘆。

黃昏月亮升起時,感到心如刀割。

走高樓下,蟋蟀發出聲音。

當月亮懸掛天空時,思慮讓人心碎。

蛩子,蟋蟀,表達了女子情感。

這首詞描述了一位登樓少婦,她心情時間發生了變化。

過去心事,藏她雙眉之間。

緗裙羅襪桃花岸,衫扇杏花樓。

幾番行,幾番醉,幾番留。

天易老,恨酬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