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殊師利般若經 |文殊師利所説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|CBETA |【文殊菩薩經文】

如是我聞:,佛舍衞國祇樹孤園,比丘僧滿足千人,菩薩摩訶薩十千人俱。

而!住不退轉地。

其名曰:彌勒菩薩,文殊師利菩薩,無礙辯菩薩,捨擔菩薩,與如是菩薩俱。

文殊師利童真菩薩摩訶薩,明相現時,其住處來詣佛,在外而立。

爾時,尊者舍利弗,富樓那多羅尼子,大目犍連,摩訶迦葉,摩訶迦旃延,摩訶拘絺羅,如是諸聞,各住處俱詣佛,在外而立。

佛知眾會悉集。

如來從住處出,坐在座位上。

他問舍利弗:你今天早上門外嗎?舍利弗回答佛陀說:世尊!文殊師利童真菩薩門外,我晚上才到這裡。

佛陀問文殊師利:你來這個地方,見到我了嗎?文殊師利回答佛陀說:是,世尊!我看到佛陀。

为什么呢?因为我喜欢造福众生。

我观察佛陀样子,没有样子,没有动样子,没有产生样子,没有存在样子,没有离开样子,不属于三世样子,不属于二相样子,不是脏的样子不是洁净样子。

佛陀这样利益众生。

佛告文殊師利:若能如是見於如來,心無所取亦無不取,聚非積聚。

爾時舍利弗語文殊師利言:若能如是,如汝説,見如來者,希有!為一切眾生故,見於如來,而心不取眾生之相。

化一切眾生於涅槃,而取向涅槃相。

為一切眾生髮莊,而心不見莊嚴之相。

爾時文殊師利童真菩薩摩訶薩語舍利弗言:如是!如是!如汝説,雖為一切眾生髮莊心,恆見有眾生相。

為一切眾生髮莊,而眾生趣增不減。

假使住世,若一劫若過一劫,如此世界,復有無量無恆河沙諸佛,如是一一佛,若一劫若過一劫,晝夜説法,心無暫息,各各度於無量恆河沙眾生,入涅槃,而眾生界增不減。

乃至十方諸佛世界,復如是。

一一諸佛説法教化,各度無量恆河沙眾生,入涅槃,於眾生界增不減。

何以故?眾生定相不可得,是故眾生界增不減。

舍利弗復語文殊師利言:若眾生界增不減,菩薩諸眾生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行説法?文殊師利言:若諸眾生悉空相者,無菩薩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無眾生而説法。

何以故?我説法中,無有可得故。

爾時佛告文殊師利:若無眾生,云何説有眾生及眾生界?文殊師利言:眾生界相,如諸佛界。

問:眾生界者,是有量耶?答曰:眾生界量,如佛界量。

佛告文殊師利:汝觀何義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?文殊師利言:我無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我不住佛乘,云何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?如我説,即菩提相。

問:眾生界相,有住?答曰:眾生無住,猶如空住。

佛告文殊師利:如是修般若波羅蜜時,當云何住般若波羅蜜?文殊師利言:無住相,即住般若波羅蜜。

佛復告文殊師利:如是住般若波羅蜜時,是諸善根,云何增長?云何損減?文殊師利言:若能如是住般若波羅蜜,於諸善根無增無減。

於一切法無增無減。

是般若波羅蜜性無增無減。

世尊啊!若要修習般若波羅蜜,放下凡夫俗子法門,執著於賢聖教法。

這是什麼呢?因為般若波羅蜜修行,是要看到有法可取、有法可捨。

若要修習般若波羅蜜,不能只看到生死,要看到生死。

這是什麼呢?因為不只是看到生死,要看到生死!不只是看到生死,要看到涅槃!修般若波羅蜜,不計辨垢惱可舍,不計辨功德可取。

於一切事物,心無增減。

為何如此?因為沒有觀見法界有增減。

世尊!若能如此修行,修般若波羅蜜。

世尊!觀察眾法生滅,修般若波羅蜜。

世尊!修般若波羅密是指修習智慧方法,其中沒有增加或減少事物。

修習者心執著於取捨,去尋找可以追求法相。

修習者執著於世俗對立觀念,做取捨行。

什麼呢?因為法是無所依附,法本性是。

法無所謂高下,是因為法是本來如此。

法無取捨,是因為法存在於實際狀態之中。

這修習智慧方法。

佛文殊師利說:佛法中有什麼可以超越嗎?文殊師利回答說:我看到所有法有超越表象勝利,如來教導一切法是,這是可以證知。

佛文殊師利說:是!是!如來覺悟了,證悟了法。

文殊師利說:尊者!這法中,有什麼是可以超越且獲得呢?佛說:文殊師利!修般若波羅蜜者,當如是修:不應執著於法器,不應執著於凡夫法,不應執著於佛法。

因為修般若波羅蜜並非著墨於法器或凡夫法,非專屬於佛法。

修般若波羅蜜是一種超越這些界限修行。

世尊,這是我修般若波羅蜜理解。

修般若波羅蜜時,發現存在著可進行思考法門。

文殊師利告訴世尊,如果我們思索而無法看到佛法,那麼這不是屬於凡夫法門,而是稱為聲聞法或辟支佛法,這所謂無上佛法。

修習般若波羅蜜時,我們看見凡夫外表相,看見佛法形式,看見事物有特徵。

這修習般若波羅蜜真諦。

此外,修習般若波羅蜜時,我們只看見欲界,只看見色界,而是能夠看見無色界,只看見寂滅界。

什麼會如此呢?因為我們能夠看見法終極消亡相,這修習般若波羅蜜真諦。

復次,修般若波羅蜜時,不見作恩者,不見報恩者,思惟二相,心無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復次,修般若波羅蜜時,見是佛法可取,見是凡夫法可舍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復次,修般若波羅蜜時,不見凡夫法可滅,不見佛法而心證知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佛告文殊師利:!!汝能如是善説般若波羅蜜相,是諸菩薩摩訶薩學法印,乃至聲聞緣覺,學無學人,離是印而修道果。

佛告文殊師利:若人得聞是法,驚不畏者,千佛種諸善根,乃至百千萬億佛久植德本,乃能於是般若波羅蜜,!世尊!修般若波羅蜜時,見法是應住是應住,不見境界可取捨。

何以故?如諸如來見一切法境界,乃至見諸佛境界,況取聲聞、緣覺、凡夫境界!不取思議相,不取不思議。

不見諸法有若干相,證空法不可思議。

如是菩薩摩訶薩,供養無量百千萬億諸佛,種諸善根,乃能於是般若波羅蜜,!復次,修般若波羅蜜時,見縛,不見解,而於凡夫乃至三乘,不見相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文殊師利言:我及諸佛如幻化相,不見供養及受者。

文殊師利言:如我思惟,不見一法,云何住於佛乘?文殊師利言:如佛乘者,但有名字,可得,不可見,我云何得?文殊師利言:我即無礙,雲何以無礙而得無礙?文殊師利言:一切如來坐道場,我今云何獨坐道場?何以故?現見諸法住實際故。

文殊師利說:身體形象是,不要執著於它,身體並等同於自我,這是實相。

舍利弗佛陀問道:尊者!如果我們完全了解了這個真理,那麼我們菩薩。

什麼這樣說呢?因為我們聽到了如此般若波羅蜜事實,我們心受!沒有執著!沒有懊悔!彌勒菩薩佛陀說:尊者!得聞如是般若波羅蜜具足法相,是即於佛坐。

何以故?如來現覺此法。

文殊師利白佛言:世尊!得聞般若波羅蜜,能驚!!沒!不悔!知此人,即是見佛。

爾時復有無優婆夷佛言:世尊!凡夫法、聲聞法、辟支佛法、菩薩法、佛法,是各種法門表現。

聽聞般若波羅蜜時,會感到並且後悔。

什麼呢?因為所有法門是本來沒有形相。

佛陀告訴舍利弗:善男子、善女人,若是聽聞了這樣般若波羅蜜,心中產生了認識,會並且後悔。

當知是人即住不退轉地。

若人聞是般若波羅蜜,!信樂聽受,歡喜不厭!是即檀波羅蜜,屍波羅蜜,羼提波羅蜜,毗梨耶波羅蜜,禪波羅蜜,般若波羅蜜,能他顯示,如説修行。

  「世尊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聞此般若波羅蜜,不驚不疑,退,當知是人於種善根。

佛讚文殊師利言:!!你能这个方法中地表达这个意思。

你要种植善根,修行无相法,修持梵行。

文殊师利说:如果你看到存在,却说没有存在,我现在看到存在,没有看到存在,你怎么能说修持无相法和梵行呢?文殊师利说:我可以凡夫眼光看待,可以圣人眼光看待。

我既不以学者眼光看,不以学者眼光看。

我只是眼光看待,只是眼光看待。

作調伏見,不作不調伏見。

不見。

舍利弗語文殊師利言:你現在這樣觀察聲聞乘,如果觀察佛乘呢?文殊師利言:看見菩提法,看見修行菩提和證得菩提人。

舍利弗說:我只是個名字,名字是無。

文殊師利言:是!是!如我但有名字,佛但有名字,名字相空,即是菩提。

名字而求菩提。

菩提相,無言無説。

何以故?言説、菩提二俱空故。

復次,舍利弗!汝問:云何名佛?云何觀佛者?不生不滅,去,非名,是名佛。

如自觀身,觀佛亦然,唯有智者,乃能知耳,是名觀佛。

爾時舍利弗白佛言:世尊!如文殊師利説般若波羅蜜,非初學菩薩能了知。

  如是我聞:,佛舍衞國祇樹孤園,比丘眾一萬人俱,及諸菩薩摩訶薩十萬人俱——悉住於退轉地,供養無量諸佛,於諸佛種善根,成就眾生佛國土,得陀羅尼,獲樂説辯,成就智慧功德,神通遊諸佛世界,放無量光明,説無盡妙法,教諸菩薩入一相門,得無所畏善降眾魔,教化度脱外道見,若有眾生樂聲聞者説聲聞乘,樂緣覺者説覺乘,樂世間者説世間乘,佈施、持戒、忍辱、、禪定、智慧攝諸眾生,未度者度,未脱者脱,未安者安,泥洹者令得泥洹,菩薩所行,善入諸佛法藏,如是種種功德悉,其名曰: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、彌勒菩薩、普光明菩薩、捨菩薩、藥王菩薩、寶掌菩薩、寶印菩薩、月光菩薩、日菩薩、大力菩薩、無量力菩薩、菩薩、力幢菩薩、法相菩薩、王菩薩——如是菩薩摩訶薩十萬人俱,並余天龍鬼神一切大眾,集。

爾時,佛陀午夜時刻散發出而多彩的光芒,色彩包括青、黃、赤、,無數世界照亮。

所有眾生感受到這道光芒觸摸,於是躺下起身,看到這道光明,感到法喜,但同時產生了疑惑:「這道光芒遍及整個世界,讓眾生獲得、隱藏和?」」作是念,於一一光復出光明,照耀勝於前光,如是展轉乃至十重。

一切菩薩及諸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那羅、摩睺羅伽、人非人,鹹踴躍得未曾有,各各思念:「如來放此光明!我應疾,禮拜如來。

當時,文殊師利和諸菩薩摩訶薩們看到這道光,感到開心和興奮,充滿了全身心。

他們前往祇洹門住處。

舍利弗、目揵、富樓那多羅尼子、摩訶迦葉、摩訶迦旃延、摩訶俱絺羅人前往祇洹門住處。

帝釋、四天王上阿迦尼吒天,睹光明嘆有,其眷屬齎妙天華、天香、天樂、天寶衣,一切悉到祇洹門。

其餘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、天龍八部,遇光來到門。

  爾時,世尊一切種智,知諸眾門,住處起出門外,鋪法座結跏趺坐,告舍利弗:「汝今晨朝來門外乎?」
  舍利弗白佛言:「世尊,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。


  爾時,世尊告文殊師利:「汝於晨門乎?」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如是,世尊。

我於中夜見光明十重照耀,得未曾有,心懷歡喜,踴躍無量,故來禮拜親近如來,並願聞甘露妙法。


  爾時,世尊告文殊師利:「汝今實見?」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如來法身本不可見,我眾生見佛。

佛法身者不可思議,無相無形,去,非有非無,不見,如如去不來,非有,處,二,非淨非垢,不生不滅。

我見如來,復如是。

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我實無見,無見相。


  爾時,舍利弗文殊師利:「我今不解汝説,雲何如是見於如來?」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大德舍利弗,我不如是見於如來。

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不可解者即般若波羅蜜,般若波羅蜜可解、非不可解。


  舍利弗文殊師利:「汝於眾生起慈悲心?汝眾生行六波羅蜜,復眾生入涅槃?文殊師利回答舍利弗說:“如果你說是,那麼眾生們發自內心地培養慈悲心,實踐六度,並追求涅槃,但眾生是不可捉摸,無形無相,既無增加無減少。

”舍利弗,汝作是念『一一世界有恆河沙諸佛,住世恆河沙劫,説一一法,教化度脱恆河沙眾生,一一眾生得滅度』,汝有如是念不?」
  舍利弗言:「文殊師利,我作是念。

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如虛空無數,眾生無數,虛空不可度,眾生不可度。

何以故?一切眾生虛空故。


  舍利弗文殊師利:「若一切眾生虛空,汝眾生説法令得菩提?」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菩提者實不可得,我説何法使眾生得乎?何以故?舍利弗,菩提眾生一不二,無異無為,無名無相,實無所有。


  爾時,世尊出大人肉髻光明,希有不可稱説,入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法王子頂,頂出普照大眾,照眾乃遍十方一切世界。

  是時,大眾觸此光明,身心得未曾有,座起瞻仰世尊及文殊師利,鹹作是念:「今日如來放此奇特光明,入文殊師利法王子頂,頂出普照大眾,照眾乃遍十方,非無因緣必説妙法。

我但勤修,如説行。

」如是念,各白佛言:「世尊,如來今日放此光明,非無因緣必説妙法。

我渴仰,如説行。

」如是,而住。

爾時,文殊師利佛陀說:「佛陀,如來我賜予光明與力量時,這光明是,它屬於色彩或形相,存在於來去之間,不是可見或可聞,它超越了所有眾生觀見,無喜無畏,無所執著。

我接受佛陀聖旨,這光明智慧傳授眾生,使他們能夠進入無所思慮境地。


  爾時,佛告文殊師利:「!!汝善説,吾助爾喜。

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此光明者是般若波羅蜜,般若波羅蜜者是如來,如來者是一切眾生。

世尊,我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佛陀問文殊師利說:「善男子,你現在講述般若波羅蜜觀點。

我現在問你,如果有人問你:『你認為有多少個眾生界?』你會如何回答?」

文殊師利回答佛陀說:「尊者,如果有人這樣問,我會回答說:『眾生界數量像如來界。

改寫後內容如下:

文殊師利佛陀說:“如果有人這樣問,我回答說:『佛界廣大,世界。

』”

“文殊師利,如果問:『眾生界哪裡?』我應該如何回答?”

“佛陀,我回答說:『如如來所在,眾生那裡。

延伸閱讀…

文殊師利般若經

文殊師利般若經

』”』」
  「文殊師利,若復問:『汝眾生界,住何處?』當云何答?」
  「世尊,我答言:『住涅槃界。

』」
  佛告文殊師利:「汝如是修般若波羅蜜,般若波羅蜜有住處?改寫後內容如下:
文殊師利佛陀說:“尊者,般若波羅蜜沒有地方。


佛陀告訴文殊師利:“如果般若波羅蜜沒有地方,你如何修習?你如何學習?”
文殊師利佛陀說:“尊者,如果般若波羅蜜有地方,我不修習,學習。

”」
  佛告文殊師利:「汝修般若時,有善根增減?」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無有善根可增可減;若有增減,修般若波羅蜜。

世尊,不為法增,不為法減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凡夫法,不取如來法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世尊啊,什麼要修習般若波羅蜜法呢?因為這個法門能夠獲得智慧,而不是因為沒有獲得智慧而修習。

不是修習法門而修習,不是因為不修習法門而修習。

世尊啊,修習般若波羅蜜法是沒有得到或放棄,這修習般若波羅蜜原因。

什麼呢?因為不是逃離生死痛苦,不是追求涅槃功德。

世尊,若如是修,是修般若波羅蜜,不取不受、捨放、增不減、不起不滅故。

世尊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作是思惟『此法上,此法中,此法下』,修般若波羅蜜。

何以故?無上中下法故。

世尊,我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佛陀聽到文殊師利問題後,回答道:「佛法、菩薩法、聲聞、緣覺法以及凡夫法是無法抓住。

什麼呢?因為它們是。

空中沒有佛法、凡夫法,而佛法、凡夫法中找不到。

什麼呢?因為它們是,無法捉摸到。

無有一法如極微小塵埃,能夠稱為。

什麼呢?因為布施波羅蜜是,智慧波羅蜜是,四無所畏波羅蜜、十八界波羅蜜,薩婆若波羅蜜是。

空中沒有無上,無上中沒有空,和無法抓住。

世尊啊,般若波羅蜜是一種不可思議法門。

文殊師利佛陀說:“世尊,如果我思考佛法,我能看到佛法。

什麼呢?因為佛法超越生死存在。

世尊,五蘊、十二入、十八界是無法捉摸,所有佛法是無法捉摸,而這無法捉摸中存在著無法捉摸不可得。

”世尊,般若波羅蜜中凡夫乃至佛,無法,無非法,我思惟何等法乎?」
  佛言:「善男子,若無思惟,汝應説此凡夫法、此緣覺法,乃至應説此是佛法。

何以故?不可得。


  「世尊,我説凡夫法乃至佛法。

何以故?不修般若波羅蜜故。


  佛言:「善男子,汝應作如是意:此欲界,此色界,此無色界。

何以故?不可得。


  「世尊,欲界欲界性空,乃至無色界無色界性空,空中無説,我無説。

世尊,修般若波羅蜜,不見上,不見。

何以故?世尊,修般若波羅蜜,不取佛法,捨凡夫法。

何以故?空中無取捨故。


  佛告文殊師利:「!!汝能如是説般若波羅蜜,此是菩薩摩訶薩印。

文殊師利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非於千萬佛種善根得聞此法,乃於無量佛種善根乃得聞此般若波羅蜜生怖畏。


  文殊師利復佛言:「世尊,我承佛威神當更説般若波羅蜜。

文殊師利佛陀說:“尊者,若無法生,修習般若波羅蜜。

原因是,所有法無生起。

若無法住,修習般若波羅蜜。

原因是,所有法如實存在。

若無法滅,修習般若波羅蜜。

原因是,所有法寂滅。

”「尊者,若無執著於外形色,修習般若波羅蜜;無執著於心識,是修習般若波羅蜜。

原因是一切現象如幻化。

」修般若波羅蜜目的於超越眼界、色界、眼識界,超越法界、意識界。

這意味著我們應依附於外形象和感官刺激,不應依附於欲界和無色界。

修般若波羅蜜過程是通過超越這些界限來實現。

  「世尊,若不得檀波羅蜜,是修般若波羅蜜,乃至不得般若波羅蜜,是修般若波羅蜜;若不得佛十力、四無所畏乃至十八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何以故?內空故,乃至無法有法空故。

  「世尊,若得生、住、滅,修般若波羅蜜;若得五陰、十二入、十八界,修般若波羅蜜;若得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,修般若波羅蜜;若得檀乃至般若,若得佛乃至十八,修般若波羅蜜。

何以故?有得。

  「世尊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聞此般若波羅蜜,不驚不疑,退,當知是人於種善根。

延伸閱讀…

《文殊師利所説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》CBETA 電子版

T0232 文殊師利所説摩訶般若波羅蜜經

文殊師利對佛陀說:“尊者,如果我們不能看到穢法和淨法,不能看到生死果和涅槃果,只看到佛陀而看到菩薩、緣覺和聲聞,那修習般若波羅蜜。

原因是因為一切法是無垢無淨,包括凡夫。

”「佛陀,若我們能看到一切污垢和,並且培養智慧般若波羅蜜,這樣做會有什麼處呢?佛陀,若我們能看到一切污垢和法性,並且能看到佛陀和凡夫之間差別,修行般若波羅蜜有什麼意義呢?什麼呢?因為般若波羅蜜是沒有。

」佛陀對文殊師利說:「文殊師利啊!你如何供養佛陀呢?」佛陀回答文殊师利说:”如果幻象心彻底消灭,我供养佛陀。


文殊师利问佛陀说:”世尊,佛陀无法可依托,那我该如何依托?”
佛陀告诉文殊师利说:”如果没有可依托法门,那还有谁能拥有佛法?”
文殊师利回答佛陀说:”世尊,没有人能拥有佛法。

“」
  文殊白佛:「無著無到,云何世尊問到無著?」
  文殊白佛言:「世尊,佛尚不住菩提,何況我當住菩提乎?」
  佛告文殊師利:「汝何依,作如是説?」
  文殊白佛:「我無所依,作如是説。

佛陀问文殊:“如果你没有依托,为什么会说话呢?”
文殊回答佛陀:“是,尊者,我没有说话。

为什么呢?因为一切法都没有名字。

”舍利弗問佛陀說:「如果菩薩聽到這般若波羅蜜教義,感到、疑惑、恐懼,是否能夠達到?」
彌勒菩薩問佛陀說:「如果其他菩薩聽到這教法,感到、疑惑、恐懼,是否能夠達到?」」
  爾時,有天女名無緣,白佛言:「世尊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聞此般若波羅蜜,不驚疑怖畏,聞法、緣覺法、菩薩法、佛法?」
  爾時,佛告舍利弗:「如是,如是,舍利弗,若諸菩薩摩訶薩聞此般若波羅蜜,不驚疑怖畏,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

是善男子、善女人,施主、第一施主、勝施主、無等施主,戒、忍辱、、禪定、智慧,具諸功德成就,畏令人畏,般若波羅蜜,不可得、、無為成就第一不可思議法故。


  佛告文殊師利:「汝何見,何所樂,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?」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我無見無樂故求菩提。


  佛告文殊師利:「若無見無樂,應無求。


  文殊師利白佛:「如是,世尊,我實無求。

何以故?若有求者,是凡夫相。


  文殊白佛:「我不求菩提。

何以故?求菩提者,是凡夫相。

文殊白佛:「說定求、求、定求不求、求非不求,這是凡夫觀念。

什麼呢?因為菩提無所依靠。


佛告文殊師利:「你能這樣講述般若波羅蜜。

你種下無數善根,修持梵行。

」諸菩薩摩訶薩樂於深入法義者,應當如此學習,如此實踐。

文殊白佛說:「我無數種善行培植佛性,修習梵行。

為何?因為我若培植善行,眾生會培植善行;我若修習梵行,眾生會修習梵行。

文殊白佛繼續說:「我有見證,沒有言語可以表達。

」世尊,我見凡夫,不見學,不見無學,不見非學非無學,不見故不證。


  爾時,舍利弗文殊師利:「汝見佛?」
  文殊答舍利弗:「我見聲聞人,何況?何以故?不見諸法故,謂菩薩。

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大德比丘,汝止,復説。

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佛、不可得,無有言者,無有説者。

舍利弗,菩提者可以言説,何況可言可説?
  「複次,大德舍利弗,汝説佛者是誰語言?此語言不合散,不生不滅,去不來,無有可與相應,無字無句。

大德舍利弗,見佛者如是學。


  爾時,舍利弗白佛言:「世尊,此文殊師利説,發意菩薩不能解。

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如是,如是。

大德舍利弗,菩提可解,新發意者如何理解?
文殊師利回答舍利弗:「諸佛尚無法得到,如何能覺知法界?舍利弗,法界無法得到,那麼如何有法界中諸佛覺知呢?舍利弗,法界即是菩提,菩提即是法界。

什麼呢?因為諸法是無邊界。

」大德舍利弗,法界、佛境界無有,無差別者即是無作,無作者即是無為,無為者即是無説,無説者即無所有。


  舍利弗文殊師利:「一切法界及佛境界,悉無所有耶?」
  文殊師利答舍利弗:「無有,無有。

何以故?如此,有沒有,無,因此沒有任何之處。

文殊師利回答舍利弗說:“學習般若波羅蜜心,沒有學問,產生善道、陷落、獲得菩提、進入涅槃。

什麼呢?舍利弗,因為般若波羅蜜心是空性。

這個空性中,沒有一、沒有二、沒有三、沒有四、沒有去、沒有來,這是無法思考和理解。

大德舍利弗,若有人說我獲得菩提道,那是一種說法。

什麼呢?因為菩提道無法獲得。

這樣人是無法接受他人信施,而有信心人應該供養他們。


舍利弗問文殊師利:「你是什麼這樣話?」
文殊師利回答舍利弗:「我並沒有任何東西這樣話。

什麼呢?

Note: The revised content has been provided above.般若波罗诸法因此,诸法无所依,因此。

释迦弥勒问道:“你依靠什么,敢如此讲述这么可怕事情?”
文殊师利回答:“我无所依托,我会害怕?”
释迦弥勒继续问:“文殊师利啊,你如此讲述般若波罗!」
  爾時,佛告文殊師利言:「善男子,有菩薩摩訶薩住菩提心求菩提?」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無菩薩住菩提心求菩提。

何以故?菩提心不可得,菩提不可得。

五無間罪是菩提性,無有菩薩起無間心求無間罪果,為何有菩薩住菩提心求菩提?菩提是一切諸法,為何如此?色非色不可得,乃至識非識不可得,眼不可得乃至意非意不可得,色非色不可得乃至法非法不可得,眼界非眼界乃至法界非法界不可得,生非生不可得乃至老死非老死不可得,檀波羅蜜非檀波羅蜜不可得乃至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不可得,佛十力不可得乃至十八不共法非十八不可得,菩提心、菩提不可得。

改寫後內容如下:
「無可得中不可得,不可得。

因此,世尊,菩薩不住於菩提心求菩提。


文殊師利佛陀說:「我並意味著佛陀是我師父。

什麼呢?世尊,我無法得到佛陀,更何況去意味著佛陀是我師父呢?」
文殊對佛陀說:「世尊,我沒有決定,更何況呢?何以故?後疑故。


  文殊白佛:「如來若生,法界應生。

何以故?法界、如來一相無二相,二相不可得。


  「文殊師利,汝信諸佛如來入涅槃?」
  文殊師利言:「一切諸佛即涅槃相。

涅槃相者,無入,無不入。

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流轉不可得,何況流轉可得?」
  佛告文殊師利:「如來無心,唯如來前可説此語,或漏盡阿羅漢及不退菩薩前可説此語。

若餘人聞此語,不生信起。

何以故?佛陀回答文殊师利问题:“一切凡夫可以相信这个法门。

为什么呢?因为如来没有贪心,一切凡夫没有贪心。

”發意菩薩及阿羅漢鹹有疑,願聞解説。


  佛告文殊:「如、法性、法住、法位、實際中,、有夫差?」
  文殊白佛言:「,世尊。


  佛告文殊:「若無差別,生疑?」
  文殊白佛言:「世尊,無差別中、有凡夫?」
  佛言:「有。

何以故?佛凡夫無二無差別,一相無相故。

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我信如來於一切眾生中勝。

世尊,若我信如來於一切眾生中勝,如來成勝。


  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,我信如來成就一切不可思議法。

世尊,我若信如來成就一切不可思議法,如來成可思議。


  「世尊,我信一切聲聞是如來教化。

改寫後內容如下:

「尊敬世尊,我若相信所有聲聞是如來教化,那麼整個法界是可以教化。


「尊敬世尊,我相信如來是無比福田。

尊敬世尊,如果我相信如來是無比福田,那麼如來福田。


佛陀對文殊師利說:「你為何這樣回答我?你什麼來回答我呢?」
“唵(Om)”是表示皈依意思。

改寫後內容:

空性智慧是永恆存在,受污染。

空性超越了一切法相。

一切法是無法捉摸。

念誦文殊心咒,能夠增加福報、智慧,同時能夠提升記憶力和口才。

修行者可以透過咒語來消除愚痴並了解諸法。

咒語是佛菩薩流露出秘密言辭,修行者專注念頭時,能夠獲得佛菩薩加持和相應,並感召到力量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