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積極鼓勵女性從政嗎 |要怎樣鼓勵她們呢 |適宜女性從政的地方 |【女生可以從政嗎】

韓國總統朴槿惠、菲律賓前總統科拉松·阿基諾夫人和泰國前總理英拉·西那瓦,蔡英文從政並非因為其父兄或丈夫是政界要人。

台灣政界女性,包括前副總統呂秀蓮、高雄市陳菊,有國民黨主席洪秀柱,沒有政治家庭背景。

她們程度上靠是自己奮鬥。

今年1月選後,女性委員比例38%,於國際平均值22%,超亞洲各國,以及包括英、美、德國內世界上大部分國家。

這個問題原因是因為黨內缺乏經驗女性幹部,這是因為民進黨在野多年結果。

另外一個原因是一些民進黨女性幹部選為其他職位。

然而,有一些女性幹部拒絕了內閣任命。

其中一位,65歲前經濟部長何美玥告訴我,她政府服務了33年,個人需求置於第二位,同時要持家。

她現在只想有一點自己時間。

這是個許多女性都永遠無法迴避問題:工作和生活。

「我工作要照顧小孩。

我唯一可以人自己,」何女士説。

「我同齡男性是否會回絕任命?男人,他們年時需要奉獻那麼多自我,因為他們沒有照顧孩子負擔。

許多男人來説,工作他們生活。

台灣女性政壇中活躍程度並令人,於蔡英文性別沒有引起多關注。

不過,仔細觀察會發現,台灣政壇中女性比例背後有著配額制度影響。

配額制規定全國分區立委議席中有一半女性保障席位,地方選舉中各選區每4位當選者中有一位女性。

紐約一名研究台灣女性參政問題教授喬伊斯·蓋爾博(Joyce Gelb)指出,「憲法規定女性地位。

只有斯堪納維亞國家採納了類政策。

這亞洲和世界其他地區顯然是。

其他學者認為,歷史上婦女參政和女權運動傳統因素,以及有多受過高等教育職業女性能夠擔當領導角色社會因素。

多年來,台灣女立委比例超過配額規定,有觀點認為需要配額制了。

前經濟部長何美玥説自己擔任政府官員33年裏工作持家,顧及自己需求顯然,蔡英文未能自己內閣裏納入多女性官員這一事實表明,配額制對平衡性別比例有用。

不受配額制限制地方選舉中女性選比例只有15%,參加競選女性男性得多。

新近選立委女權組織聯盟負責人陳曼麗表示,「一一競逐情況下,男性女性佔上風,因為他們有經驗和人脈。

我們培養女性參政和擔任政府官員方面有空間。

女性參政權(英語:Women’s suffrage,Woman suffrage[1]),稱婦女參政權,意指民主社會中,允許女性擁有參與選舉投票以及擔任候選人政治權利。

洪秀柱,前總統候選人,並沒有政治家庭背景。

她地成為國民黨主席。

台北中央研究院鮑彤(Nathan Batto)指出,配額制度有助於政黨重視培養女性幹部。

這種做法,即透過女性配額或積極歧視措施來確保崗位性別,您此有何看法?是否應該調整領導崗位責任,使其位者能地兼顧家庭?我們希望瞭解您見解。

此內容發佈於 2019年09月18日

2019年09月18日
儘管瑞士選民中女性人數要男性多出10%,但女性政壇上屬於數派,無論是各州還是聯邦委員會裏。

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箇中。

儘管2019年舉行過婦女罷工,並且當年聯邦大選強調了性別問題,但女性選民並不是那麼積極參與。

不過,參加投票男女選民女性候選人投出了選票,使得女議員人數破了紀錄。

瑞士2019年选举是一次选举,它让政府听到了选民心声,即瑞士需要女性参与政治。

選舉產生新聯邦議會國民院中,女性議員比例達到42%(增幅10%)-説,200名國民院成員中,84人女性。

四年前,台灣歷史性地選出了首位女性總統,同時進行委員選舉中,女性委員比例超過了38%,超越了國際平均水平22%。

這一現象引起了全球台灣性別議題關注。

隨著女性政治人物增加,她們聲音變得。

BBC中文訪問兩位女性委員候選人,民進黨賴品妤和國民黨黃韻涵。

兩位競選過程中個性、外貌、、婚嫁話題遭遇攻擊和敵意,台灣性別平權任道。

今年27歲賴品妤是民進黨委員候選人,喜愛cosplay(角色扮演)她社交媒體上擁有一批粉絲。

今年9月,她宣佈接受民進黨徵召參選新北市第十二選區委員,但參選沒多久遭到了攻擊。

以下是改寫後內容:

「只要不是民進黨」臉書專頁揭露了賴品妤早前拍攝性感泳裝照片事件,並指控她涉及性交易並索價十萬元。

這些照片是賴品妤父母前往帕勞旅遊時拍攝。

「歧視這樣子,你抵抗它,它是會找上你,」賴品妤接受BBC中文採訪時説。

她認為這是性歧視,想用性羞辱貶損女性價值,進而讓選民認為她不可信、可靠。

宣佈參選到決出勝負只有短短4個月時間,儘管評估認這些言論不足以對自己選票有太大影響,但作為公眾人物她覺得自己有責任發聲,所以馬上提告。

賴品妤父親賴勁麟是民進黨前委員,母親吳如萍是媒體人。

她深信家庭價值觀和教育形塑她性別歧視態度上起到了支撐作用。

她希望能夠他人樹立一個表率,讓多人能夠發聲。

她明白,很多女性可能沒有像她這樣家庭背景,她們抱怨時,他們父母可能會問:“什麼你要穿成這樣?”這樣壓力使她感到無法表達自己。

因此,她期待著自己能夠挺身而出,性別發聲。

」賴品妤選舉中打出口號「年老鳥」。

2012年反媒體壟斷時她開始投入社會運動,2013年台灣爆發太陽花運動,她穿著紫色背心擋住立法院大門成為焦點,並大眾稱為「太陽花女戰神」。

她並喜歡這個標籤,「什麼要加一個女字?你會叫黃國昌(時代力量委員)戰神,叫林飛帆(民進黨副秘書長)戰神,什麼叫我女戰神?」她説,「我覺得背後預設女性應該是,所以他們覺得你時候,還要標注一下你是女。

」於國民黨女性候選人黃韻涵來説,歧視不是什麼鮮事。

有一次她街上拜票,一名年男選民説:「我們選穿裙子人。

」「我當時聽到差點翻白眼,現在哪個世紀了?」黃韻涵現説起來有些,「但身為候選人我們要忍耐,所以我是説『謝謝』,然後再拜託他一下。

」黃韻涵今年35歲,而她參選高雄市第二選舉區大多是鄉鎮和農村地區,觀念傳統。

拜票過程中,會選民問到「什麼不要結婚?「你有考慮過結婚嗎?」有些人可能會勸她:「作為女性,結婚能帶來一個充實生活,不是嗎?什麼要讓自己如此去追求這件事?」事實上,婚姻和生育於女性政治家來說是一個受到公眾關注和討論問題,無論她是否選擇結婚或生育,可能會遭受批評。

張善政,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,最近一個活動中表達了對現任蔡英文批評。

他指出,蔡英文因為沒有生育經驗,所以理解產檢問題。

他進一步表示,女性結婚生育問題會引起外界指責,認為這會她們工作產生影響。

楊瓊瓔的手洪慈庸任期間,忙於私人事務,如結婚和育兒。

黃韻涵意識到,政治、工作和家庭之間是多麼。

她母親,陸淑美,目前擔任高雄市議會副議長已有30多年政治經歷。

這份職業讓她無法陪伴子女度過時刻,例如帶他們去學校或節日。

正因如此,黃韻涵母親有些。

然而,黃韻涵本人認為她優點於她是一位未婚單身女性。

沒有家庭壓力,能放手去做很多事情,不用顧慮是不是要回家煮飯,小孩有沒有去上課,學功課有沒有練習。

「並不是我不想結婚,沒有對象,沒有遇到,我是想要這件事做好,既然我有選擇、有這個機會,我想要地方做好。

」她説。

從一些數字看,台灣性別不論亞洲是全世界,屬領先水平。

台灣行政院性別處發佈《2020性別圖像》,聯合國開發計劃署2018年性別指數,台灣性別表現全球排名第9名,是亞洲。

2018年,台灣女性委員比率達到38.7%,而鄰近中國大陸、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達三分之一。

儘管台灣有女性總統,女性委員比例許多國家和地區中表現得,但一些資深男性政治人物於女性從政者卻發表了許多歧視言論,專注於攻擊她們外貌或者是否結婚生育事項。

吳音寧當成政治提款機或所謂政治稻草人,成為多方勢力(農委會、北市府、農會張派)夾殺以及政治攻擊工具。

人類歷史多數時期中,女性大多允許參與政治。

法國大革命後,伴隨民主理念女權主義理念興起,歐洲開始有人推動讓女性擁有同等投票權,認為是婦女權利一部份。

19世紀開始,隨著兩性教育推廣,多女性懂得投入推動女性參政權運動,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推廣到全世界。

19世紀晚期開始,歐洲瑞典、芬蘭美國某些西部州,開始婦女投票權[2]。

1893年,紐西蘭通過公民普選權,是第一個讓成年婦女擁有投票權區域[3],當時紐西蘭是隸屬於英國一個殖民地[4][5][6];1895年,隸屬於英國殖民地,南澳大利亞州讓成年婦女可以出任政府官員及議員,擁有選舉權。

近年來,台灣性別發展方面取得了一些。

女性法律和社會經濟地位上有所提升。

但是同時,面反挫聲音。

底下,我試圖指認出在性別前進反挫中,台灣女性從政者內化雙重束縛標準下,所形成幾種樣態。

這些樣態是概念類型建構,同時代表性女性政治人物作為佐證。

這些性別形象,可能是政治人物無意識或是有意識選擇,可能是媒體框架結果,不論如何,我關注是女性政治人物所面臨雙重束縛,她們「選擇沒有選擇」形象。

,每個女性政治人物個案是個體,有多重面向,以下引用概念化相關部分來論證,限於篇幅無法各個個案進行深入陳述。

這些類型呈顯出女性有時期待去性化、有時是高度性化、有時少女化、有時強調其老女人化,呈現性別、性、年齡歧視多重交織樣貌。

台灣女性透過具備專業能力,開創了政治領域空間,讓她們能夠做自己,而需要扮演代表父系角色。

這象徵著兩性理念在台灣生根和發展。

我競選期間,我我身分作了一些保留,是提及我是一名女性方面。

然而,我明白這樣做能夠吸引聚焦和前瞻效果,這程度上增加了我選票數。

因為社會上,女性參與政治觀感正面,這我造成了一些困擾……以上是蔡英文2012年總統選舉失敗後,交接黨主席職位時,《台灣光華雜誌》對女性領導力進行專訪時部分內容。

蔡英文成為台灣政治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,代表了女性政治人物崛起。

她當選象徵著女性可以通過專業能力來開創政治空間,並且需要父系代理人身份出現。

蔡英文勝選女性政治角度上具有歷史意義。

作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,她專業女性而非政治家庭背景脱穎而出,亞洲女性政治人物之中是而例外;選舉時她打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口號,鼓勵未來女孩以選總統志願帶出的角色模範,確實女性政有象徵意義。

蔡英文是一位安全牌特色女性政治家。

她中性化打扮特質、專業形象以及理性與感性兼具演說風格,地女性從政者雙重束縛中找到了自己定位。

這種風格並進入政治圈後刻意計算,而是她原本個人風格。

無論如何,結果,這表明了公眾於女性政治人物接受程度,她成為了第一位當選總統女性。

然而,即便她打出了性別旗幟,她遭受到許多性別有關指責和攻擊。

蔡英文2008年加入民進黨之前,面臨辜寬敏質疑,他她未婚狀態表示懷疑,認為一個未婚女性是否能夠領導民進黨未來。

而2012年,蔡英文首次參選總統時,辜媒體公開稱她「穿裙子三軍統帥」。

上任以来,媒体问她为什么喜欢穿裙子。

老先生喜欢”穿裙子”这个词来称呼蔡,地,穿裙子视为一种专属于女性特质。

蔡有所怀疑,她认为这是她性别身份否定。

此外,單身是她質疑性身分,施明德質疑傾向,2016年參選時,新黨鬱慕明公開指稱,蔡英文單身沒有牽絆,沒有顧忌,做事會危險;親民黨文宣質問「單身女子,怎會瞭解一個家庭需要?」,單身無母性説法時會各種隱晦或直接方式挑起。

蔡英文意識到女性公共領域遭遇阻力,上任後她公開演説指出「台灣不會因為有女總統,沒有性問題」。

接受法新社訪問時,蔡英文提到台灣社會傳統中一個方面。

人們普遍認為女性面壓力時可能表現得不如男性,對女性領導能力存在懷疑。

雖然傳統社會主流偏見有所體悟,但於討喜政治人物(蔡英文説法)而言,社會偏見內化自我角色制。

這樣認知使得她試圖淡化性別因素,強調中性、專業化,呈顯出「去女性化」形象。

她任用內閣女性比例創新低,婦女團體諷刺「男性俱部」,她其他男性政治人物強調唯才是,任用大量男性來稀釋其個人性別因素,不自覺地落入主流社會於女性性別才能矛盾、並存邏輯。

作為三軍統帥,蔡英文進行了一次巡視軍事行動。

臉書上,她表達了一個關於「穿裙子,能三軍統帥」言論。

然而,蔡英文爭取連任過程中,韓國瑜質疑她是否有軍事經驗,並否認女性有能力擔任總統和三軍統帥職位。

是因為這樣考量,避免懷疑無能,不想傳統男性權威模式來領導,蔡強調「理性溝通」領導風格。

然而,只要偏離所謂理性溝通形象,媒體會「震怒」來形容蔡英文生氣了。

蔡英文接受訪問時談到了所謂問題。

她解釋說,這是因為過去,她外交官身份進行涉外談判時,她採取間接溝通方式。

然而,她擔任總統職位時,她表達方式直接了一些,因此可能誤解震怒。

直白地説,她是進行國家大政指揮,是權威行使過程,但媒體試圖去找出她看似「感性與理性」中所隱藏「情緒」以及「失控」可能。

對女性政治人物研究指出,「生氣」或情緒表達女性政治人物來説是危,既偏離女性想像,同時可能強化女性情緒化想像,懷疑適合重責大任。

脈絡,媒體所謂蔡英文「憤怒」,是總統政府政策指導權力運作,但是女性政治領袖只要不是理性地下達指令,可能解讀「憤怒」或「」,其權威非理性化,否定其行使權威方式性,只能理性方式來溝通説服,否則可能離女總統想像。

然而,性別領導角色矛盾制下,蔡英文強調中性、理性溝通風格,危機是懷疑。

民進黨2018年底九合一選大敗後,隨之而來是獨派大老公開逼退,要求蔡英文放棄爭取連任並交出行政權。

改寫後內容:

台灣總統直選制度實施以來,歷屆現任總統爭取任時,會直接參與黨內提名程序,即使像陳水扁競選任時面臨黨內挑戰。

延伸閱讀…

台灣:適宜女性從政的地方

要積極鼓勵女性從政嗎?要怎樣鼓勵她們呢?

過去民進黨低潮期間,蔡英文接任黨務並帶領民進黨重返執政後,三年後她權力受到了黨內初選挑戰。

於這些信任,使得蔡中國議題展現積極立場,辣台派╱妹形象試圖聲勢。

事實上,蔡英文台灣主權中國議題主軸線並有所改變,但她領導質疑未有減。

藍營責備她中國過於導致兩岸僵局拖垮經濟,綠營批評她讓台灣門户洞開使中國勢力排闥而入(見獨派公開信)。

同樣立場(蔡英文中國態度),藍綠兩極化評價(過過),呼應著性權力兩種矛盾想像(像女人,像領導人)。

蔡面黨內外雙重困境迫使他們性別領導和互斥想像之間作出選擇,展現領導風格並迎合那些對男性霸權式領導多數人期望。

這種情況下,中性化和去性化女性政治家臨著挑戰,稱為「政治圈名女人」。

中性化女性政治人物希望她政治成就來人認識,而不是她性別特質影響。

另一方面,過度女性化政治人物媒體報導中,她女性特質過度強調,而她政治身分則被忽略了。

以下是改寫後內容:

過去到現在,我們熟悉了很多女性公眾人物,比如陳文茜、璩美鳳、李婉鈺。

然而,大家多半記得她們在政治上成就,而了她們其他方面貢獻。

陳文茜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以及立委,璩美鳳任台北市議員,李婉鈺任新北市議員,但是關於她們報導中,她們政治身分表現往往不如個人女性化特質重視。

這些女性化特質,包含了外貌、言行、感情生活與男性性關係。

陳文茜感情生活、建國妖姬、北港香爐事件與乳房社交説,璩美鳳偷拍光碟,李婉鈺情感風波,無不受到媒體焦點關注。

政治名女人人們關注她們女性特質或身體標誌,而不是她們政治身份。

媒體焦點放在她們女性化特質上,這傳統良家婦女角色。

媒體放大了她們「性」和「身體」方面。

陳文茜璩美鳳是一位政治和媒體兩棲人物,代表了台灣發展中政治娛樂化現象。

政治娛樂化(politianment)是多媒體行銷時代,政治圈和娛樂圈高度融合,界線難以區分現象,政治人物要成「名人」,透過非傳統媒體來接觸到民眾,而動員羣眾情緒質政策主張。

「名人政治」風潮下,政治競爭像市場上商品競爭,政治人物要成為商品,能兼具普羅化(popularization)個人化(personalization)兩個元素,才能受到媒體歡迎。

而普羅化個人化捷徑,個人私生活暴露媒體之下,這是政治宣傳方法。

這些個人私生活,包括家庭關係、居家生活、個人興趣、生命故事與生活風格,是元素。

這種「名人化」對女性政治人物利弊互見。

一方面,傳統女性視為擅長溝通,感性、流露出個人情感,因此個人化人性化效果賦予其公眾形象感。

同時,普羅化能拉近和羣眾離,突破傳統政治權威疏離感,展現權力柔化母性化形象。

現代社會中,我們見證了於女性角色觀念改變。

然而,這種轉變並不是一帆風順。

於非傳統主流女性,是那些沒有小孩並獨自生活女性來說,她們私人生活往往成為了媒體關注焦點。

這種關注可能會導致她們工作和個人生活方面受到負面評價。

媒體她們過於關注工作個人生涯與缺乏育兒角色聯繫一起,給予她們公正評價。

然而,我們應該明確地說,每個女性有權利選擇自己生活方式。

無論是選擇專注於事業,還是選擇成為母親,每個女性應該得到和支持。

我們不能一個人價值和她們是否符合傳統家庭育兒角色相聯繫。

讓我們共同努力,打破傳統觀念,每個女性選擇,並創造一個和包容社會。

即使是有小孩專業女性,私人生活曝光可能提醒人們女性公私領域角色矛盾衝突,女性政治場域表現,是私領域失職代價。

名人政治不僅可能暴露女性政治人物傳統私領域,使得女性政治人物和多數女性區隔世界,範族南(Van Zoonen)指出,當代政治娛樂化下名女人女性政治人物限制「超女性化」(hyperfeminity)概念中,而轉入政治領域。

消費主義現代風潮下,女性政治人物作是明星是兒對待,聚焦她外表髮型衣著吸引力,強調時尚、性感、華麗、消費。

強化女性政治人物「超女性化」特質,使得這類超女性化女性既是女性主流世界例外,屬於政治圈少數、他者。

過度關注女性外貌和服裝現象,導致女性政治角色輕視,並削弱了她們價值。

這種情況否定了女性重要性,並使她們物化。

這體現了女性政治人物性別歧視。

前述舉例台灣政壇名女人,相關報導往往橫跨版面(頭版、政治、娛樂、綜合)以及類型報導(政論型生活八卦雜誌),個人感情與外表地被報導,歷類「超女性化」與「化」、是「娛樂化」過程。

有人説,這些女性政治人物因此享有知名度宣傳效果。

然而重點於這些個體是否有意或願意如此,值得關注是,當代政治娛樂化成趨勢,其女性政治人物可能產生強迫性影響,「超女性」口味,將女性特質政治領袖距離拉大,公╱私矛盾關係形擴。

從政治明星角度,政治名女性符合媒體於超女性化形象需求,因此能夠吸引關注。

然而,這帶來了一個代價,她們視為傳統女性,而不是認真對待政治人物。

2018年底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開打之前,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地成為焦點。

春節休市、洋酒、欠缺專業看不懂財報、擅長備詢、拒絕議會備詢,一路以來於她是否適格適任質疑中斷。

北農組織及其總經理角色特殊性是人們關注焦點。

關於這個議題,我們聽到許多討論,包括任命方式、決策責任歸屬以及菜價能力。

不管怎樣,有一點是肯定,那這個組織高度政治性,涉及到權力位置和利益分配問題。

吳音寧當成政治提款機或所謂政治稻草人,成為多方勢力(農委會、北市府、農會張派)夾殺以及政治攻擊工具。

延伸閱讀…

台灣女性參政遭遇挑戰:從性羞辱到婚育觀

女性參政權- 維基百科,自由的百科全書

這些討論中,和性別直接相關討論,但是所有於她批評採用負面標籤,其高度性別化。

地,性別是攻擊利器。

畢慕瑜指出媒體使用「神隱少女」、「靠爸」以及「小白兔誤闖叢林」修辭,吳音寧幼體化。

舉凡類「政治素人」或「太嫩了」修辭,其主要目的與效果,是吳塑造成欠缺自信專業、無獨立自主能力、且欠缺判斷力,適合進入公領域少女。

新聞政論節目直接下標「年薪250萬北農高級實習生」,瞬間貶低其年齡資歷目的──質疑其待遇地位,顯露無遺,將任命職位瞬間指為非正式員工實習生,質疑她,是否夠資格領取這麼年薪?讓吳音寧受訪時説「因為我看起來,但是事實上,我40幾歲人了。

」吳音寧現象,典型雙重束縛。

主流社會中,女性期望保持年貌美,這種「少女化」或者「凍齡」概念被用來讚美女性保養習慣。

然而,這種讚美女性方式媒體中引發性別歧視問題。

然而矛盾處於,女性期待凍齡會,但是凍齡女性公領域認為太嫩了,需要認真對待。

女性從政者原本少數,期待要有多於男性政治經歷,才能看起來和男性,而資歷積累往往和年齡。

女性面要滿足主流社會女性外貌年輕化壓力,同時要有男性政治資歷,這種矛盾標準,只能選擇其一。

但是將不是少女人少女化同時,其同時否定既可靠。

吳音寧辯護人,證明她農運作家農業鄉主秘資歷,用以説有適任問題,因為她質疑很多是她過於年、資歷不夠。

,這不是説年男性會有這樣困擾,陳水扁時代拔擢羅文嘉、馬永成,質疑是童子軍治國,他們出任台北市政府職務時20多歲,吳音寧他們確實是年,而不是年輕化。

早期年人投身政治,不論性別,可能會他們資歷條件感到懷疑。

隨著年男性政治領域中崛起,年男性成為了一個受關注問題,有時成為了一種趨勢。

然而,這並限於年女性「少女化」,而且具有多重深層意義。

中華民國 105 年,台灣人選出了第一位女總統,此時距離我國結束戒 30 年,開放總統直選 20 年。

民選總統上台,藉不是少數權勢愛,而是 689 萬多張選票支持。

蔡英文,现年59岁,2004年才开始涉足政党政治,加入了民进党。

她并非政治家后代,没有政治经验。

其他竞选者相比,蔡英文没有任何政治家族背景。

以下是改寫後內容:

這樣一位普通人出身女性總統,是否代表台灣女性地位提升呢?她接手執政後,能否解決性別問題呢?讓我們來看看其他國家例子。

全球婦女取得參政權,一個世紀左右,兩百個國家裡,已有 50 個國家選出 36 位女總理、26 位女總統,當中不乏多次選者。

《報導者》彙整 195 國元首資料,各國性別進展,得出一份有意思資料表。

爬梳全球「民選」女性領導人相關紀錄報導,可以觀察到4個重點:亞洲國家女性元首全都來自政治家族。

舉例,2015年底選舉產生尼泊爾女總統班達裏(Bidhya Devi Bhandari)是如此。

當提及唯一例外時,蔡英文當選不可忽視。

全球第一位民選女性元首,其實出自亞洲,是 1960 年上任斯里蘭卡總理班達拉奈克夫人(Sirimavo Rat-watte Dias Bandaranaike),她出身貴族,丈夫是名勝「政治金童」班達拉奈克(Solomon West Ridgeway Dias Bandaranaike),他創建今日執政黨(斯里蘭卡黨),1956 年當選總理後遇刺身亡,原本在家相夫教子妻子接棒,繼承家族勢力。

班達拉奈克夫人擔任4屆總理18年期間,掌握了國家實權,並且致力於培養她女兒錢德里卡(Chandrika Kumaratunga)接任。

錢德里卡自1994年開始擔任兩屆總統,共計10年,並下野後繼續主導反對黨運作。

母女縱橫政壇數十年,無助於提升國內女性地位。

世界經濟論壇每年發佈《全球性別報告》,評估追蹤全球國家性別,評估方式是各國經濟地位、教育機會、醫療、政治參與四大層面 14 項指標,換算各國兩性待遇。

追踪指标涵盖:就业率、工资、收入、高级专业职位人数、识字率、各级教育人数、出生性别比例、寿命、议员人数、部门首长人数、女性领导人执政时间。

报告记录了结果,并分析了问题根源。

男女差距報告數據顯示出一個現象,而不是價值觀。

舉例來説,國會議員若男女 80、20 人,性別值(female/male ratios)計算是 20 /80 = 0.25,因此數值接近 1,代表性趨近;接近 0,代表男女處境差異。

世界經濟論壇(World Economic Forum)2015 年 11 月發佈《全球性別報告》,列入觀察 145 個國家,斯里蘭卡名列第 84。

女性經濟狀況弱勢(排名全球第 120 位),多數底層婦女飽受失業、低薪、受虐,過著有生活。

女性參政環境,暴力威脅揮去,國會女議員佔 2%~5%(排名倒數第 9),時輕易婦女需要。

世襲政治背景女性領導人帶來性別平權,並非斯里蘭卡獨有現象,而是亞洲普遍常態。

孟加拉和印度,婦女生存狀況有所不同。

孟加拉有兩位女性總理輪流執政長達22年,她們是國父女兒和故總統遺孀。

而印度有一位女性總理,她並非聖雄甘地遺孀,而是獨立運動人物之一,成為了首任女性總理。

这些女性领导地位这两个国家中展示了婦女力量和能力。

這些打著家族招牌領導人,不只繼承樁腳、選票,連帶承擔派系包袱,保護既得利益,跳脱有格局,無心解決婦女遭遇歧視、障礙,以至於國會缺乏女性聲音,性別情況依然如故。

政治家族出身女性元首於亞洲國家解決女性困境幫助。

南韓作為一個經濟大國,女性總統朴槿惠當選並沒有改變國內男女關係現狀。

最近三年,韓國性平排名全球 115~117 名之間,議員、部會首長女性政人數,有男性十分之一,女部長人數 2006 年──李明博執政期──少了將近一半,雖然國民生活水準持續,性別鴻溝拉近。

亞洲以外國家女性元於政治家族出身並見。

這些國家性別方面處於領地位,女性元首往往具有非政治背景。

她們是學術界或社會運動中崭露頭角,然後進入政治舞台,透過累積政黨實力和贏得民間而成為領導人。

英國鐵娘子柴契爾(Margaret Thatcher)是貨商女,父親鎮長鎮民代表,但柴契爾婚後基層進入政壇。

德國總理梅克爾(Angela Merkel)是一位東德牧師女,共黨幹部持有不屑態度。

隨著東西德統一,她進入政界並擔任技術官僚職位,並任何政治家有關聯。

這兩位領導人家庭和政治背景毫無關聯。

於其他亞洲女元首,蔡英文政經歷,可説是接近西方國家領導人。

第四個重點,是冰島、挪威、愛爾蘭、芬蘭北歐國家和波蘭部份中歐國家,有多任女性元首,女性治國是常態、而非特例。

《全球性別報告》顯示,北歐國會女議員佔 4 成、女性部長有 3 成以上,於政女性踴躍,內閣要職出缺、各級選舉,沒女性人選。

北歐國家中,瑞典是唯一一個沒有女性元首國家。

然而,瑞典議會和行政部門中,男女比例接近,是一比一。

女性政治領域參與活躍,許多政黨中有女性成員,並且有可能未來會有女性擔任總理時刻降臨。

芬蘭經驗:不是解放婦女,而是對付「」問題女性從政踴躍度來看,值得借鏡過於芬蘭,2000 年,芬蘭有兩任女總統、以及兩任女總理,目前議會席次男女比例 117:83(女議員佔 41.5%),政府部會首長 63% 是女性。

如此突出表現,乃芬蘭人累積超過一個世紀努力成果。

芬蘭於 1917 年才脱離殖民地身分,1906 年爭取成立國民議會,當時人民分男女、階級,全都獲得參政權,創下全球。

隔年首次進行普選,有 19 名婦女進入議會。

各階層婦女踴躍參政,使芬蘭國會政策制定、修法、預算審查運作,有機會納入女性觀點,重視婦女需要。

芬蘭人追求性別,並不是解放受壓迫婦女,而是希望消弭社會上所有,因此 1972 年,成立屬於總理性平政策委員會 (TANE),負責顧問指導、推動法案、促成官民合作、並資助相關研究。

改寫後內容:國會歷史紀錄顯示,芬蘭性平政策委員會成立後,女性議員比例增加了4成,使其成為性平政策支持者。

芬蘭國會推動下,將育兒、家庭照顧以及社區服務這些傳統上女性承擔責任,提升為公共責任層次。

這意味著國家全力支持婦女事業和家庭之間兼顧努力。

芬蘭透過一次次、修法檢討調整,排除婦女職場、家庭經濟上發展障礙,1970 年芬蘭立了許多前瞻法案,例如:免費基礎醫療照護(1972 年);補助幼兒托育、設立公家託兒機構(1973 年);職場《反歧視法》(1977 年);18 天父親育兒假(1978 年);雙休育兒假(1980 年);發放家庭照顧津貼(1985 年)。

種種貼心政策,使得婦女參與勞動力市場比例超過了70%,從而促進了國家競爭力和GDP增長。

目前,芬蘭教育和醫療方面實現了性別目標,並且兩性政治參與方面比例趨於。

芬蘭性平政策委員會後來成為常設委員會,衞福部接替其角色,成為專責單位,負責監督性平政策,近年施政重點,是消除 18%性別薪資、以及家庭暴力。

台灣性別面貌全球性平報告中受到了關注。

透過多份政府報告統計數據,我們可以了解到台灣國內性別現況。

相關文章